北宋第一书法家写的最好一幅字明朝董其昌高度评价十八字

blog

北宋第一书法家写的最好一幅字明朝董其昌高度评价十八字

书法艺术界有“苏黄米蔡”北宋四大家之说,苏是苏轼、黄是黄庭坚、米是米芾、蔡是蔡京,把苏轼排在第一位,并不是说苏轼的书法成就在四人当中首屈一指,蔡京书法就敬陪末座。其实,四人书法各有千秋,难分轩轾。如果非要分个高低上下,似乎米芾的书法应该排在第一位。

据史料记载,一次宋徽宗将米芾召进宫中,问他本朝书法最牛的有几人,米芾答道:“蔡京不得笔, 蔡襄勒字, 黄庭坚描字, 苏轼画字。”米芾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几位当世书法大家书法的不足与缺陷之处,言外之义,自己是大宋书法界一哥了。

米芾这样自吹自擂,是有资本的。王羲之《兰亭序》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一帖,而米芾临摹的仿品几可乱真。四大家中,惟有米芾对晋人书法最有心得,因此说他的书法成就与王羲之在伯仲之间应不为过。

米芾为人圆滑世故,与苏轼、王安石是朋友,与蔡京也是知己,相识遍天下。湖州郡守林希喜欢书法,家中不但收藏有许多名家墨宝,而且还有许多难得一见的文房用品。有一段时间,米芾在润州(今江苏镇江)闲居,林希作书邀请他同游太湖苕溪,说要给他看一样好东西。米芾得书大喜,立即启程。二人游太湖时正是秋高气爽之时,但见太湖波光潋滟一碧万顷,人在舟上宛如在画中游。

林希啜了口茶,不紧不慢道:此事说来话长,且听我为你一一道来。以前有个绸缎商,一次前往成都采办蜀锦,与商队走散,又渴又累,到一户人家讨水喝。那家老婆婆善解人意,请他进屋,亲手为他沏了一壶当地产的高山香茗。几杯茶下肚,商人来了精神,一眼看到院落中有一架织机,就关切地问起老人家如此年龄还在织布贴补家用。老婆婆一摆手,说自己年轻时织过“蜀素”,上了年纪眼神不好了,已经不织了,院中的织机是儿媳用的。“蜀素”是产自四川的一种丝绸织物,质地精良,工艺繁复讲究,不是高手织不出来。

商人一听当时眼睛就亮了,急忙问道:您手中可有织造好的“蜀素”?老人斟酌再三,从一个旧樟木箱子中找出一卷布帛来,递在商人手中。

商人打开一看,只见素色织就的精美花纹闪着柔和的光芒,绚美无比,这可是一段十分难得的极品“蜀素”啊。商人央求老人,要给她两锭元宝买下这郑蜀素,哪知老人摇头道,这只是自己年轻时自己设计的图案,织下样品后就放在了箱子底,根本不值什么钱,客人喜欢,就拿去好了。

商人真心喜爱这段蜀素,感激老人的善良与质朴,把身上所有的钱放在桌上,抱了布逃也似的离开了这户人家。商人回到家中,对这块蜀素反复欣赏把玩,越看越爱,舍不得出售,找来最好的装裱师傅,将这块蜀素裱成了长卷。他决定斥巨资请当世知名书法家在这块蜀素上挥毫泼墨,作为传家宝留给儿孙。哪知道从裱好蜀素后就开始遍访名家,几年过去了,蜀素上仍是空空如也。

这是什么缘故?米芾忍不住开口询问。林希笑道,蜀素虽织造精美,但和高品质的纸相比质地相对粗糙。用笔在上面写字滞涩,用墨用笔很难把握,功夫浅的写不了,功夫深的怕搞砸了,一世英名毁于一旦。这一等,就等了几十年,商人家彻底死了心,将这卷蜀素出让了。

“二十年前,我有幸见到这卷蜀素,一见之下爱不释手,于是花巨资收购。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始终没有找到一个敢在这蜀素上作书的人。”林希紧皱眉头,叹息连声。

“今日惠风和畅,良辰佳景难得,米芾不才,愿意一试!”米芾放下茶杯,跃跃欲试道。

“如此有劳贤弟了!”林希喜不自禁,一挥手,立即有人上前取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笔墨等物。

米芾心下恍然,原来请自己游湖是假,求字是真。但见到那卷展开的蜀素后,他的眼睛也直了。目不转睛看了良久,这才正了正冠冲着蜀素一躬到地,直起身来,饱蘸浓墨,笔走龙蛇写了起来。

米芾一鼓作气在蜀素上写了八首诗,这才意犹未尽的在卷尾落款:元祐戊辰(1088),九月二十三日,溪堂米黻记。

只见整幅字洒脱、跌宕、变幻百端,圆润处沉寂内敛,破锋处如怪石嶙峋。笔势雄奇与涩滞笔触相生相济,怒马狂飙的动态与沉稳雍容的静意完美结合。林希瞧得目眩神摇,正要上前道谢,却见米芾浑身似水洗一般,浑身淌汗。原来,看似米芾挥洒自如漫不经心,其实笔下倾注了全部力气。写完一幅字,就和人打了一架一样辛苦异常。

《蜀素帖》被后世誉为天下第一美帖,为明清著名藏家珍爱,现藏于台湾故宫博物院。明代书法大家董其昌目光如炬,在《蜀素帖》后跋曰:“此卷如狮子搏象,以全力赴之,当为生平合作。”

米芾作《蜀素帖》时正值壮年,正是艺术成就趋于成熟之际,如果再晚几年写,或者书法还会有所提高,但精力必然不济,难以一气呵成。别人敢不敢伸手不敢说,依苏轼书法悬腕的功力,他肯定是不敢在这段蜀素上落笔的。说米芾为宋四家之首,应不为过。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Message *
Name*
Email *